问道私服·卖花歌里西窗坐

发布时间:2019-11-17 阅读:

2019年11月15日。刘同学自从学会了填词,就越来越痴迷,他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词汇量,怎么填都填不重样,一首又一首,令我应接不暇看不过来。他真是个大才子,写的全是艳词,我觉得他有点像白衣相士柳三变,如果生活在同一时代,没准皇帝也会让他别妄想功名且去填词吧。刘同学说他刚刚填了一首词,赢得了他女儿这代人喜欢,让我评判评判怎么样。

看过他填的词,我一通瞎点评,把他听得喜不自胜,也不知道与他的本意符合不,然后我还振振有词,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他频频点头,一个劲说我评论的到位,太有水平了。我一听更来劲了,要不我把你填的词改编成故事吧,就算是乱点。他那叫一个同意。

惜分飞 卖花歌里西窗坐

燕燕莺莺年年过。帘绣蝴蝶一弱。袖舞人生破。夜寒满地梅花落。

万千玉女丛中没。轻手轻衣脉脉。不再芳菲客。卖花歌里西窗坐。

娇小玲珑的小燕子每年都从头顶飞过,叫声清脆的小黄莺每天都鸣叫歌唱,它们不曾知道有一位佳人,燕子飞来时正坐在古色古香的廊桥上侧耳聆听黄莺啼唱,一时勾起无限怅惘,欲问箫音化紫烟,也曾习舞度芳年,得成美眷何辞死,只羡鹣鲽不羡仙。

燕子啊,你可见过我也曾芳年燕舞,风度翩翩惊为天人,黄莺啊,你可听过我也曾婉转莺歌,靡靡之音直达天庭。我也曾帘绣蝴蝶之时嗔笑羽翼羸弱,婀娜身姿杨柳不及,我也曾得成美眷之日唤醒冷梅盛开,万般柔情鹣鲽尽羡。

怎奈长袖善舞,舞不过人生破落,怎奈歌喉婉转,转不过梅花寥落,廊桥遗梦,梦不断关河,石上流水,流不到黄河。

长夜漫漫夜无边,流水潺潺水无怜,长袖善舞身已懒,短歌依旧声已残。绣帘依旧在,佳人已素颜,桥上再起舞,郎君不上前。只羡鹣鲽比翼飞,昔日天人今扼腕。

回首之间佳人顿悟,小女子何许人也,即使能歌善舞翩若惊鸿,茫茫人海中也不过是万千玉女丛中没,比及貌美者有之,比及多情者有之,比及幸运者有之,比及忧伤者有之。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再看不透人生,且去葬花吧。

现在早已是今非昔比,做不成舞女也做不成歌女了,人生中最堪称道的技艺,终被已逝的青春带走,人生中的那个美眷,终被时光消磨成回忆。问遍世间美女,哪一个能逃出既定的下场。

想开了没有什么过不去,只要青春无悔,人生还有多少后悔可言,不过就是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不是说天上人间地上有,只要潇潇洒洒,还愁此生只叹落花流水,不能柳暗花明吗?

虽然离昔日欲与百花争艳的芳菲客渐行渐远,但是半老徐娘还风韵犹存呢,赶快振作起来,老胳膊老腿也能轻舞手脚,水桶粗的腰也能貂皮裹身,况且还有那么多的美好回忆等着临西窗而坐,看夕阳西下落日余晖,卖花女的歌声飘来,沉醉去吧,那就是狐媚之时的你呀!

不要在落寞中沉沦,无论如何努力也要成为残荷败柳中的芳菲客。

胡编乱造是我的强项,现在有现成的蓝本供我杜撰,那我还不撒开了欢信笔胡诌啊。等我把这篇乱点发给了他,他回复我:这是见你写过的最好的一篇。我说:那是啊,像你一样意淫呢。看来我俩在一丘之貉的道路上还真是一对好搭档。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