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的问道私服

发布时间:2019-11-10 阅读:

中国的酒文化博大精深,久负盛名的枝江酒历史悠久,枝江的酿酒历史可追溯至5000--6000年前的稻作文化时期。在我的记忆里,有一次同学的聚会宴,我们在一起把酒言欢,那次独特的喝酒令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里。至今记忆犹新。

那次由阿金做东,他为人豪爽大气,同学中的大哥,待一大桌子菜上齐开席时,他站起来,端起酒杯说:“知心知己枝江酒,今天我们欢聚一堂,喝的是枝江品牌谦泰吉,记得有句名言,‘惟楚有才’,那么,我提议每人喝酒前来一段接地气的喝酒行令,顺口溜也行,以枝江酒“谦泰吉”为主题,从我开始,大家说如何呀!”他说完后,一下子炸开了锅,赞同的、反对的皆有之。我不喝酒,不表态,但是觉得特别新奇,心想,喝酒行令没有一定的文化底蕴是不敢呼应的。这时,只听阿金开始用枝江普通话行令了。他说:“枝江人喝枝江酒,招待同学和亲友,美酒满口留醇香,谦泰吉祥又安康。”

阿金边说边从客人的右边把每个男士的酒杯斟满 ,酒杯里纯净透明、香气扑鼻。大家端起酒杯碰杯敬酒,感觉如饮甘露,连称好酒 好酒 !我们几个女同学举起一盒酸奶在一旁助兴。

阿震反应灵敏的端起酒杯站起来说道:“金哥说行酒令,吓我一跳,听了他的酒令,我也来了点灵感,我说几句顺口溜吧。”只听他说道:“枝江酒啊人人爱, 喝了这杯友情在。饮酒适量保健康, 争取再活四十载。”

“好、好、好,说的好啊,喝!”大家为他大声喝彩,情绪开始高涨起来。

女同学阿惠是个酒盲,她看到大家只顾喝酒不吃菜,担心空腹喝酒伤胃,她站起来对同学们柔柔地说道:“空腹绝不开怀饮,美酒小咽莫伤胃。枝江极品酒味浓,同学情谊在杯中。”

同学们赞同,阿惠的这几句劝慰,也算是行酒令了。

在阿惠的提示下,大家伸出筷子来品尝满桌子菜肴。又是一杯酒下肚,心中的感言如同珍珠泉涌,直往外冒,彼此感叹逝去的青春岁月。弹指一挥间,青丝变白发, 转眼就到了退休的年纪。大家感怀万千,一杯接一杯,那情形犹如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里的“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又何妨?”

阿金又提及酒令来,阿源底气十足的接龙:“枝江有酒谦泰吉,多喝几杯没问题。喝酒就喝枝江酒,找回青春十八九。”

获得大家一阵高呼:“好!喝!”我们为青春再现干杯畅饮。

跃跃欲试的阿亮好像有点等不及了,他端起酒杯,侠义地一挥手道:“今日同饮枝江酒, 谦泰吉酒抒情怀。浪漫聚会酒醉人,同学情谊深似海。”

听他这么一说,不知谁来了一句纯正的枝江方言“今天我卯起哒,干啦!”众人齐唱改编的“酒神曲”:“枝江老窖酒,好酒窖香出丹阳 ,喝了谦泰吉,上下通气不咳嗽, 喝了咱的酒 ,见了皇帝不磕头 ,一四七三六九 ,九九归一跟我走 ,好酒 好酒 好酒 !”那豪迈的气场真是“自信在手,天下我有”。

阿华同学是大家公认的内敛、少言哥,他也被同学们的激情点燃,举起酒杯站起来,慢条斯理地说“我也来幽默一哈:"枝江酒香飘万里, 喝酒品牌谦泰吉。众人今日精神爽, 往日同窗聚一堂。千杯不醉在枝江, 开心欢乐古丹阳。百年枝江谦泰吉, 酱香浓香润心房。”

同学们都为他鼓掌叫好。

阿金把各位的酒杯斟满,同学们开怀畅饮。 大家都在说该阿贵了,他摸着亮闪闪的头皮嘻嘻一笑,在大家的催促下,卖关子似的说“那我就随便来几句。” 他说道:“口齿留香枝江王,最美酒香在故乡。饯行喝了枝江酒,走向世界精神抖。在外喝了枝江酒,解了乡愁有奔头。喜宴用上枝江酒,谦泰吉祥贵子有。”

同学们都说:嗯,阿贵的酒令有点特色,大家为他点赞!

轮到阿默时,他面带春色,声音洪亮,筷子在他手中挥舞:“酒宴摆上谦泰吉,活到一百没问题。感谢东道搭平台,欢聚一堂喜庆来。枝江好酒人人爱,大曲小曲谦泰吉 。琼浆玉液味香浓,同学友谊永珍重。”

一杯一杯又一杯,大家面色红润,音量渐涨,一阵喝彩。

有人揭发阿胜杯中酒没有喝完 ,他若不喝酒、就要他唱歌,有的喊喝酒,有的要唱歌,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喊,最后口径一致唱!唱!唱!阿胜酒量欠佳,赶紧给同学们致歉:“无福之人饮酒醉,酒不醉人人自醉,饮酒量小多得罪,祝酒歌儿来赔罪。”

大家鼓掌, 阵阵高呼“来一个,来一个。”阿胜“嗯 嗯”两声清了清嗓子,站起身来退后一步,向大家鞠躬行礼,举起酒杯唱道:“美酒飘香歌声飞,同学啊,请你干一杯,干一杯,往日同窗情谊重,今日同饮枝江酒”,之间他潇洒地一挥右手,优雅的向所有人继续唱道:“来、来 、来 ......

酒逢知已千杯少,能喝多少喝多少,我们走进新时代,我们骄傲多豪迈,今日花甲退下来,还有孙子在等待。”他的歌声虽然不是专业,但是情趣高涨,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 ,同学们用筷子击打着碗伴奏,思绪伴随着歌声飘向远方,大家激情四射,犹如找回了青春岁月,最后汇成大合唱。欢快的气氛达到了高潮。行酒令虽然很随意,也不是正宗的酒令,但这是一次别具一格的晚宴,我们用浅显的语言道出大家的心声。

酒后大家情绪高涨,继续述说学生时代的趣事。谁谁的信最多,谁和谁偷偷跑出校外一起喝酒,受到了老师的批评。最难忘的是阿伟母亲给他送菜来,等他去送母亲回来时,同学们已经把菜都吃光了, 阿伟望着两个空瓶子咽了口口水问大家,我妈给我带的什么菜啊?同学们哈哈大笑只说”真好吃“。转眼四十年,那情那景仿佛就在昨天,而今迈入老年的我们,退休回家再就业,“招孙办”里找享乐。人生如酒,微风过处有陈香,我们的一生,就像一坛陈酒,默默地在幽深的巷子里散发出淡雅的芬芳。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