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爱情

发布时间:2019-10-09 阅读:

重读《红楼梦》,竟少了一直以来的无奈与悲情,似乎合了曹公开篇说的“破人愁闷”的效应。追寻原委,我以为是红楼里遇见了品相最好,且保存最完美的爱情

在爱情的族谱里,当然应有品相的风格之别高下之分,正如同属人的族类,但品性之丰富,高下之悬殊让人瞠目一般。品相好的人不一定遇到品相好的爱情,但品相好的爱情,一定发生在品相好的人之间。

好品相的男人里,宝玉几乎是完美的一种。看他流转多情的目光,真而不呆,色而不淫。他说来就来的眼泪与痴呆,毫不遮掩地抒发着他对那些水做女儿的真挚与忘情。他公开盛赞所有的可爱女儿,他爱她们每一个,爱得美好而不淫乱,真诚而有分别。袭人回娘家,他会关照带好衣服被褥;晴雯任性撕扇子,他陪着一起放纵;被打得爬不起来,还巴巴得送俩块旧绢子给黛玉以传情;在冷陋的小屋里握着晴雯冰冷的手与她一同冷一同伤,虽“愚玩怕读文章”,但文采足以抒写他多而不烂的情怀。《芙蓉女儿诔》深情且不乏文采,和黛玉的一番用心推敲,一句“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巧以一篇祭文报俩位深爱的女儿,黛玉得以在有生之日亲读爱情给她的祭文,天下女儿有这样运气的又有几个?他的这些满溢的柔情,全不同于贾赦、贾珍、贾琏等等“禄蠹男人”对女人的贪婪与淫荡,垂涎又不屑。宝玉最不堪的“潦倒不通世务”,在上荫祖德,现承娇宠的富三代贵五代身份里全不成为问题,于是一个集情貌才财与一身的精品男儿就生成了。

“神仙一样的妹妹”是做为女儿首先让人瞩目的品质,伶俐又婉转,多情却孤傲,体弱爱哭的缺点被宝玉描绘为“娇喘微微,泪光点点”让人顿生怜爱时,黛玉就无可挑剔了。

她最让人诟病的地方是多疑而锋利。寄人篱下需要的“时时谨慎处处小心”让她无法不多疑,而一有味道不对的地方,便会伸出锋利的刺来反击过去。然而她的多疑锋利只用于自卫,从不无故出击更不存心害人。宝钗的多疑锋利不亚于她,可宝钗把这些裹在敦厚的外衣下,将自己装扮为大家都喜欢的样子,那隐起来的锋刃除了自卫,偶尔也还会主动出击甚至暗中嫁祸她人。如此看,那外露的锋芒实在不属于心机,也太过暴露而易折。在“宝二奶奶”的竞选里,黛玉终究输给了宝钗。这一输,便被理所当然视为悲剧,引发了从此以后的绵绵伤感

其实,她输了的只是一个俗世的名分,并没输了爱情。

当“娇喘微微,泪光点点”被怜惜为“神仙妹妹”时,黛玉便住进了宝玉专为她设的神殿,并用一生的泪水滋养宝玉的疯傻与痴愚。于是俩个美好而不完美的精品少年便被彼此完美地吸引了,在锦衣玉食的支持下,在诗书脂粉的装点中,成就了俗世少年完美的爱情故事。单送帕子的桥段,后世很多作品里送个花花手绢,诗却没得提了,最多洗洗放在隐秘的某角落里,偶尔翻出感慨一回,远不及他们送的随性自然精致风情。一段囊括了青梅竹马,郎才女貌,情投意合等等爱情元素的超级白富美高富帅的纯洁爱情成了爱情里的珍品让人垂涎。

然而这朵孕育于仙界,含苞于俗世的娇美爱情之花,不等盛放便匆匆终结了俗世里的花期。随黛玉的死而归神,宝玉的去而向虚,他们将爱再次归仙,这实在是保存他们爱情的最好的出路。

爱情这玩意实在是速朽之物。宝黛之后人类又进化了二百多年,关于爱情的保鲜仍是让人们头疼的问题。一方面人们以爱的名义喜气洋洋地纷纷走进婚姻使爱情有个归宿,一方面又将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喊得尽人皆知。即便如此,人们仍然愿意踊跃走进婚姻,是因为,没有婚姻的爱情常常死无葬身之地!这也是我们为宝黛不平的俗世缘由。且不说宝黛离开婚姻无法保全爱情,看看现在婚外爱情的处境,无论大胆的小三多么高唱爱情之歌,她们无例外地会败给拥有婚姻堡垒的“正室”。于是有前途的小三就会勇敢地发起婚姻争夺战,只有在这个战场取胜,爱情才算有了着落。而在婚姻的坟墓里死去爱情,如果能得以在坟墓里入土为安,这段由爱情而婚姻的人生便是正常的甚至被视为完美的了。虽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想安于坟墓,出走仍被普遍地质疑,同情,或谴责着。那些偷偷伸出婚姻堡垒的丝丝缕缕,最客气的名称就是“出轨”,即离经叛道。至于难听的,则会因处境地域风格的不同有太多生动的胆小的人不敢承受的称谓,仅这一点,就可能杀死婚外企图萌芽的许多爱情。为了不至使爱情死得太快太惨且无葬身之地,婚姻便是唯一的出路。

我绝无意于给离经叛道寻找出路,我更虔诚地希望所有的爱情都能以自己的方式寿终正寝,这里只是苦于宝黛的爱情没有出路。我的意思是,即使是她们大团圆地喜剧地走进了婚姻,我也舍不得这么美好的爱情被婚姻一天天埋葬,像凤姐的爱情,尤二姐的爱情,可卿的爱情,宝钗的爱情……仔细搜寻,那么多美好的女儿谁爱着活到了尽头?

试着想想,黛玉成为“宝二奶奶”,实在是比死亡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可怕“远方”,什么样的锦囊、坟墓配收黛玉的“艳骨”?

“死路一条”是烈女子尤三姐的归宿。至于黛玉,曹公早在开始就给她备好了与众不同的出路:泪干俗世,情归瑶池。纵贾府这样的超级染缸里,她依旧保全艳骨全身逃脱!当仙草再次纯净灵秀地摇曳于“宝二奶奶”伤不到的灵界时,“神仙妹妹”和她的爱情得以永生!

宝玉在梦的指引下翩然离去时,终于可以欣喜地宣布,他们的爱情保全了。虽然“我爱你与你无关”不失为一种执着的爱情态度,但离开碰撞与回应的爱情就是挥舞的孤掌,无论怎么出力,都不会碰撞得光芒四射,嘹亮动人。黛玉一生的眼泪终于滋养出了走过锦衣纨绔,爱情一如赤子的宝玉。这俩相辉映的爱情才配走出大观园,飘然永存于仙界梦里。想起了李隆基和杨玉环,玉环被赐死后,许多人愿意她成仙而永生,包括李隆基。然而,即使玉环成仙,李隆基再怎么装神弄鬼地表达后悔,都无法复原他们的爱情,自然也无法召回玉环破碎冰冷的灵魂。好的爱情可以经得起外界的各种风雨“山无棱……冬雷震震……”,唯不能承受自伤,一点点裂痕都可能导致最终的分崩离析。李隆基的江山阻断了他们的爱情之路,即使玉环成仙,被李隆基自残了的爱情品相全毁。

许多人批判宝玉和宝钗结婚背叛爱情,所幸宝玉是喜滋滋地和“林妹妹”结婚,并承诺“我的心早给林妹妹了,和她结婚找回我的心自然就好了”他的意愿里娶回的一直是“林妹妹”而非“宝姐姐”。最难能的是清醒了的宝玉慢慢冷淡了所有的女儿,包括他曾经并不讨厌的“宝姐姐”。爱所有女儿的多情宝玉终于将爱情这不容分享的情感全数地给了黛玉。

走过锦衣纨绔,爱卿一如赤子。宝玉依旧纯净。问道私服。

这是怎样的欣喜啊!纵然宝玉是“贾”的,黛玉是“虚”的,然而一款品相完美的爱情标本,昭然树立于梦想之巅,难道不是人类关于“爱的远方”吗?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