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私服最好别涉及钱财

发布时间:2019-11-17 阅读:

2019年11月16日。这事差不多已经过去了,如果还在进行时,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对于各执一词的群众,站在哪一方都是各打五十大板,还不如保持中立,隔岸观火,既不凑热闹又不挨板子,静观事态发展,如果情况属实,没准会出手200元,体现作为人的悲悯之心;如果是诈骗,只当是看了一场闹剧,还能以明智自居,本尊火眼金睛,绝不上当。

微信群是什么,是一群有着共同心情的人凑在一起的虚拟空间,我为什么唯独只出现在腾退群,是因为我有被腾退的可能,自然关注。至于腾退之外的事,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何必上赶子去劳神操心。可是这件事即使看热闹,也觉得自己残忍。据那个小伙子宣称他的娘老子危在旦夕,已经做过22次化疗了,医院已经拒绝收治住院。为了生身母亲能多在人世陪伴自己多些人生时光,他向一个公益网站提出了众筹申请,据说还在审核中。与他交好的群主为了他,在自己的群里把这份待审核通过的公益之事公布给诸位群众,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于是大家纷纷出资,要说群主也是有情有义之人。

可是这件事好像不翼而飞,那张发起众筹的一纸病历在好几个群里像重要通知似的传阅,闹得其他腾退群也不得安宁,难免引起质疑。有相信的就有不相信的,有爱心泛滥的,有追根寻源的,有模棱两可的,有静观其变的。闹得群主与群主之间都因为献不献爱心打成冤家对头了,还要强迫群里的群众选边站队,如果不表明态度,不站稳立场就要被清理门户,开除群籍。我一听除了嗤之以鼻,真是无话可说了。你以为你还真成气候了,八大民主党派之外又增了你一党又添了你一派吗?还真拿自己当山头立起来不可吗?要说五六十岁的人经历过文革,结党营私拉帮结派的历史倒是记忆犹新啊。

那天和两位朋友去公园游逛,他们在金黄色的银杏林中互拍正酣,我闲得无聊,就打开了微信群,正值群里为捐不捐钱吵得如火如荼,把我听的如醉如痴,就连朋友的召唤我都没听见。问我干什么呢,我举起手机,吵架呢。他俩也顾不得互拍了,赶紧飞奔过来声援。待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全都骂我有病,闲的。

我有病没病先行搁置,几百人的微信群倒也算是一个社会百态的小舞台,看表演总是一件有趣的事吧。更有趣的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募捐变成了众筹,要说社会在飞速发展,词汇也跟着变换,变来变去,我都不知道是应该去捐款还是应该去筹钱。不过在微信群里还是乖乖呆着,既不捐也不筹,不赞成也不反对,孔夫子的中庸之道永远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Tag:
相关文章